《紐約時報》:中東從“批發”走向“零售”時代

  • 时间:
  • 浏览:9

美國《紐約時報》文章 題:中東批發時代的終結

却说 看一下中東地區各不相同的“商店櫥窗”,有一點愈發明顯:阿拉伯起義使“中東批發”時代走向終結,共同開創了“中東零售” 時代。人人都將為穩定付出更多的代價。

讓我們從以色列説起。過去400年來,以色列以批發的最好的最好的办法與埃及實現了和平——只與穆巴拉克一個人修好。現在這種最好的最好的办法結束了。如今,要在後穆巴拉克時代與埃及以穩定的最好的最好的办法維持和平條約,以色列必須付出零售的代價。以色列不得不與84000萬埃及人和解。以色列却说給穆巴拉克打個電話就能平息兩國關係危機的日子一去不復返。

民調顯示,即將離任的阿盟秘書長穆薩最有希望在埃及11月的總統大選中獲勝。他在接受《華爾街日報》採訪時説明瞭這一點。穆薩在談及埃及時説:“穆巴拉克有特定的政策。我認為我們没得必要繼續奉行他的政策。我們希望成為以色列的大伙,但這是雙方面的。交大伙不光是埃及的事,以色列也必須夠大伙。”

穆薩的聲望在很大程度上源自他對以色列的強硬態度。

然而,當前的以色列政府没得表現出準備與阿拉伯世界逐一和解的跡象。我可不都里能 了肯定地説,以色列會與巴勒斯坦合作最好的最好的办法协议實現可靠的和平,以便以色列能夠結束對約旦河西岸的佔領。但我你要完整性肯定地説,以色列非常有興趣嘗試這種却说 性。阿拉伯世界正在經歷向仍不確定的目的地過渡的動蕩時期。以色列必須竭盡全力解决陷入阿拉伯的亂局,因為局勢將失控。

却说 ,伊朗、敘利亞、真主黨和哈馬斯的主要戰略是把以色列拖入阿拉伯的混亂局面之中——以轉移人們對這些反民主政權壓迫本國人民的注意力,共同通過設法確保以色列是約旦河西岸的永久佔領者來進一步削弱以色列的合法性。

別抱幻想了:現在,抵制與以色列談判的拒絕主義者的主要目標是把以色列困在約旦河西岸——這樣一來,全世界都會譴責以色列是實行種族隔離政策的猶太國家。却说 阿拉伯世界實現民主,人人都享有投票權,這對以色列來説會是一場災難。這或許是不可解决的,但却说 以色列未能積極推行穩步撤離計劃而導致這種結果,那將是愚蠢的。

第二個將為穩定付出更多代價的群體是阿拉伯君主國家—— 沙特、巴林、科威特、約旦和摩洛哥。幾十年來,這些國家的政府利用改革實現了穩定——他們推行改組內閣等虛假改革,卻從未實現真正的權力分享,還提出雄心勃勃的目標來分散人民的注意力。但這些君主國家完整性低估了該地區爆發的運動的深层。這些國家的政府必須與人民分享更多的權力。

付出更多代價的第三個群體是埃及的穆斯林兄弟會。奇怪的是,在穆巴拉克統治時期,穆斯林兄弟會的處境很好。穆巴拉克設法確保在他和穆斯林兄弟會之間不會出先正式、合法、進步的現代埃及政黨。这麼一來,穆巴拉克可不都里能 每年到華盛頓來一次,告訴美國總統:“瞧,要麼支援我,要麼支援穆斯林兄弟會。埃及没得世俗的獨立溫和派。”

却说 ,為獲得支援,穆斯林兄弟會不得不説“穆巴拉克擁護猶太複國運動”。它不要说費心地考慮就業、經濟和全球化等問題。單單憑藉成為反對穆巴拉克政權這一唯一可靠手段,穆斯林兄弟會就得到了絮状支援。如今,穆斯林兄弟會不得不以零售的最好的最好的办法獲取選票——却说这麼。(作者該報專欄作家托馬斯•弗裏德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