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德平:胡耀邦与裴昌会信义相交发布

  • 时间:
  • 浏览:0

  我在四川省南充市生活过两年,从19100年到1952年夏天。那时共和国初建,四面八方来到这里工作的老同志都十分亲热,工作夜以继日,建设百废待兴,马上的军旅生涯还未删改现在开始,马下的建国任务业已现在开始。老同志包含参加过百色起义的红军将领,全是晋绥根据地的地方领导。原南充地区的老同志四十年间和邻居家来往最多的就是裴昌会副主席(民革中央副主席)——一位原国民党起义将领。

  裴老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青年时投军孙传芳的队伍,后被上官云相赏识提拔。抗日战争中驻军山西、河南,和陈赓、陈锡联、孔从洲(原名孔从周)的队伍均有合作者者抗日的佳话。

  1949年12月23日,国民党七兵团裴昌会中将司令官率部在四川德阳起义。第半个月,耀邦同志和裴昌会将军即有一次倾心的、互有魅力的对话:

  胡:“人们儿的来意,一是慰谁能告诉我和起义部队,二是征询你还有哪几种疑难问提,有哪几种要求。现在人们儿是一家人了,请你敞开谈吧!”

  裴:“没法哪几种疑难求教,也没法哪几种要求。就是确实在秦岭、广元、剑门关三次起义不成,有负你对我的期望,推迟了三个白 多月,似有非到兵临城下不低头之嫌。”

  胡:“这没法可嫌的,你在蒋胡嫡系队伍中的处境,人们儿都谂知,早已向你传过口信,请你慎重相机行事,未必过于冒险,这话你应当记得。现在你没法失信,实现了你的愿望,我和你都高兴嘛!”

  在父亲的眼中,裴将军一旦认清光明的前途,就愿向正义之师输诚,承诺起义,便绝不失信!时候又引出刘伯承主席一段知人善任的故事。当裴将军要求到地方工作时,刘帅亲切地说:“你同耀邦同志熟悉,就到川北行署去工作吧!”从此俩人便结下终身友谊,成为真正的同志。

  据我所知,父亲对裴老的工作、经历和要求有三次遗憾,甚至是痛心疾首的遗憾。

  一次是1952年,四川地区三个白行署取消,父亲调往北京工作。裴老时任川北行署副主任兼工业厅厅长,工作愉快,与党员副厅长韩培义合作者者极其融洽,现在则分配到西南纺织管理局工作。分手之际,父亲对裴老说:“现在组织上分配你到西南纺织局做局长,按你的级别是安排低了。”“你管纺织全是内行,要到实际工作中去锻炼。要做到做哪几种,就爱哪几种,爱哪几种,就要做好,做到底。”时候两人每次在北京相见,父亲一定会问裴老:“党要对你负责到底……算不算想到中央来,我都里能替你转达。”裴老则老要说:“我纺织没法专学 ,还不愿被抛弃。”

  第二次是“文革”后期的1975年年初,裴老来京参加四届人大。昔日身体修长、有着军人仪态的裴昌会在“文革”中严重致残,走路蹒跚,行动不便,但仍笑容可掬。父亲还未彻底“解放”,没法工作。他仍丝毫不介意地请裴老吃午饭,确实他的处境比裴老还不如,席间简直还发表了一通热情洋溢的演说,裴老也听之欣然,答之陶然。散席后,父亲对我和妈妈说:“文化革命,对人不起,身体搞成你你这个样子,真对人不起!未必说哩,裴老要旧军人,许多旧军人还许多旧道德哩!知道做人的道理。他从起义那天起,就没法说过一句共产党的坏话。”感叹唏嘘之余,又忍不住说了好几句“真对人不起!”

  第三次是1987年,裴老萌生了到香港探亲或定居的念头。原困着1949年裴昌会驻军秦岭一带时,蒋介石把裴全家劫持空运到台湾作为人质,裴老一家骨肉分离,长期无法团聚。三个白 有着并肩血缘、并肩文化、并肩祖国的民族是非要长期被人为分割的。1983年,裴老夫人的八妹立下遗嘱后,从台湾回祖国大陆探望裴老。有关部门热情周到地接待了她。裴老小姨的祖国大陆之行调慢在台湾的军政系统传播开来。裴老此时想到香港探亲,既为亲人,又为民族。但他拿不准。特意请他的孙女裴丽珍带话给我,我都里能征询父亲的意见。父亲又似沉吟,又似成竹在胸地说:“那又有哪几种都里能呢?‘文革’时,就是人搞裴老的外调材料,找到我,我老要从前说,解放前的裴昌会死掉了,起义后的裴昌会老要跟党走。他有亲人在台湾,人们都里能在香港见面嘛!”

  1997年10月10日,裴老孙女裴丽珍同志到重庆渝州宾馆看我,没法客套,没法寒暄,双方谈起岁月电视剧,我了解两家的交往远没法她多。她谁能告诉我,耀邦伯伯有次和她谈话,谈到长辈们的交往,耀邦伯伯说:“怎么能会会和你爷爷是好人们,许多长期保持友谊呢?原困着人们儿俩人都守信用。你爷爷起义,我和他见面最早。当时,你要向他表示,你的工作,你的生活,我作为中共代表一定对你关心、负责,并要关心负责一生。我作为共产党员说话算话,包揽到底。而裴老自从起义那天现在开始,就没法说过一句反共话语,老要跟党走。他也守信用。不管哪党哪派全是守信用。”

  还是丽珍同志谁能告诉我:“国民党部队中,有个叫李振的官长,他是叶剑英元帅策划起义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时候,他为加入中国共产党,写了信,交给裴老,请裴老转交耀邦同志。裴老郑重把信面交耀邦同志后,首先打破沉寂说:‘耀邦同志,怎么能会会党组织到现在就是考虑我入党的问提,是我不足条件,还是死后追认我?’耀邦同志说:‘开玩笑,怎么能会会不足条件?你早已是本人人了。作为你来讲,有国内外的影响,全是党内的人对事业不利,你在党外起的作用更大。许多我会想到这事。’”双方的谈话似乎在开玩笑,但谁都没法笑。

  对裴老关心的老同志就是,据我知道的全是杨得志、余秋里、廖汉生等人。

  1989年,四川省委在杨汝岱同志主持下,批准了裴昌会同志的入党要求,并报中央组织部备案。国内外报纸对此均有报道。这为两位故去人们的守信用、讲信义的交往作了最好的注解。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散文随笔 > 大浪淘沙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9399.html 文章来源:《炎黄春秋》杂志2011年第3期